[OS]秋

*OOC 慎

*年龄操作有

*下划线的句子均来自太宰治的《ア、秋》

1.

秋即是夏之灰烬,笔记上这样写,是焦灼的土壤。

 

他们相遇的秋天,是金色的秋。就像是盛夏凋零的颜色,就像忘川河水一般。

 

「真是个充满活力的少年,简直就是闪闪发光的狮子。」大野智初遇樱井翔的时候想。

「智君,你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位诗人呢。」尽管年龄差距不小,可是大野仍允许樱井这么叫他,似乎是可以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。

面对这样的问题,大野并没有想好怎么回答,笑着抚摸樱井的头,说「大概是命中注定吧。」

「命中注定?」樱井摇了摇头。他虽然年纪尚小,也顶着一副不良的相貌,但总是有自己的见解,「我并不相信命中注定这种事,所有事与物的存在都是有理由的。不过智君既然不想说,那我也就不问了。」

蜻蜓从他们的身边飞过,清澈透明。

 

2.

夏为吊灯,秋即笼灯。

 

他们总是相会在初见的小花园,坐在水池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
他们聊樱井的学业与家世,论异性与同性,说社会现状,讲理想,也谈现实。上至天文下至地理,几乎都要被聊了个遍,从太阳初升的清晨聊到余晖将尽傍晚。和对方一起总是会有说不尽的话题。

 

「今年的蜻蜓还真是多啊,这么久了也不减少。」

「说不定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亡,仅留着躯体在这秋日下游荡。」

紧接着是一阵沉默。

「翔君,你最喜欢什么季节呢?」大野问。

「大概是夏天吧,可以去海边游泳,即使一身汗也充满活力。智君呢?」

「果然是翔君。我还是喜欢秋天,虽然萧条冷清但别有一番风味。」

「嗯,很有诗人的感觉呢。智君有写关于秋天的诗吗?」

「还在收集素材与灵感,写出来了一定会给翔君看的。」

「嗯,说好了哦!」樱井突然朝着大野灿烂地笑了,如同金色的大波斯菊。

 

3.

大波斯菊,凄惨。

 

蜻蜓再逐渐地减少,他们相见的时间也越来越短。

天气越来越寒冷,大野本早应该去寻找下一个秋天。

 

大野是知道的,樱井身体不好的这个事实。虽然樱井知道的东西很多,不过与他同龄的人这时本该在学校里头上课,而樱井却每日在公园里同他闲聊。不过樱井不说,他也就没有过问。

 

「智君,你说人死后会去哪儿呢?」

「或许是渡过三途川走向下一个轮回吧。」

「或许吧。智君有在死前想去的地方吗?」

「故乡的海,是很好看的颜色,真想带翔君去看一看。」

「说的好像我会和智君一起走向生命的终结的样子,没想到智君这么浪漫啊。」

「如果是翔君的话,就可以哦。」

 

樱井笑着,吻上了大野的唇。

「谢谢智君。」

忘川在你的吻里流淌。大野突然想到了这句诗。

 

那以后,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。

大野将写好的诗烧在樱井的墓前,这样也算完成了约定吧。
 感谢与你相逢在这个秋天。

 

4.

秋,和夏同临。

 

大野突然想起他们的初遇,也是在那个小公园里。似乎是夏天,又好像是秋天。许许多多的蜻蜓绕着水池飞着。

樱井看他行装奇异,而他也被樱井的锋芒毕露的外型所吸引。

虽然初见时并没有说话,但是第二次见面就已经能愉快地交谈了。

不过大野并不想告诉樱井,其实大野在比初见那天更早的时候就对他感兴趣了,但再见时能与樱井相识是他想不到的。

 

秋已来临,然而人们被炎热所欺骗,无法看破这一真相。秋,是狡猾的恶魔。夏季开始,他便打扮齐整,偷笑着蹲着等待了。

「翔君,我还是相信命中注定。或许我们的相遇就是命中注定吧。」

 

5.

被舍弃的海。

 

在蜻蜓消失时,大野背上他的行装,走向了故乡的海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失眠的突发奇想

下次见

评论(1)
热度(20)

© 戏作三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