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OS]無題

* 灵感来源 江户川乱步《非人之恋》

* OOC 慎

 

君の瞳に映る人が 仆であると?

倒映在你眼底的人 是否是我?

 

1

 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母亲大人的命令,我被迫与一位姓大野的男人相亲。她特地为我装扮了一番,似乎是一定要将我嫁给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人是镇里十分有钱的一户人家的孩子,没什么坏名声,我嫁过去也不错。听说这户人家只有一个男孩,这个男孩似乎也十分厉害。即使这样,他却从来没有答应过任何一个爱慕他的女孩的告白,所以镇里的大家都在谣传他不喜欢女人。谣传也只是谣传吧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,我同他进行了一起相亲。

       那真是个美男子,皮肤白皙,五官清秀,连在朋友中容貌属上乘的我都自愧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说是相亲,我们也什么话都没说,他仅仅是盯着我,用一种近乎能看穿我的眼神,却又好像是在看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双方的父母似乎都很满意,就这样定下了婚事。看在他是美男子,我对于这桩婚事也是非常欣喜的。不过现在看来,那时候果然是小孩子。

 

2

       我们并没有办什么重大的订婚仪式,只是对方把聘礼送来,不过几天我们就结婚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期间,我听到了些谣言。虽说是谣言,但无风不起浪,多少也有点真实性。他们说,那个男人性格阴郁冷淡沉默寡言,平常不怎么与人打交道。或许是因为沉迷于海钓的原因,与他相熟的就只有镇上的渔船船长和渔具店的伙计。但关于谣传他不喜欢女人这一点,我倒是半信半疑。或许是没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吧。

  婚礼办得很气派,来往车辆络绎不绝。婚纱是特意去定制的,好看极了。朋友的态度大多是羡慕与祝福,但也不乏有冷嘲热讽的。他微笑着手下了亲友们送的谢礼,回应着他们的祝福,语气很温和,就像是风平浪静时的广阔海洋一样。

3

 

       婚后的生活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他给了我许多自由的空间,我可以同以往一样和朋友们到处玩耍,打牌,唱K,甚至朋友里混有我的前男友他也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「我明天要和麻衣ちゃん他们出去玩,里面有我的前男友大庭君。」我装作一种对明天的约会很期待的语气对他说,显然是想挑起他的醋意。可是他只是用一种温柔的语气,让我早点回来,对于前男友的事毫不在乎。我撇撇嘴,尽管对此心存不满,但我也不知道对如此温和宽容的他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他没有女性朋友,所以我并不担心他有出轨的嫌疑。他时常对我倾诉爱语,言语虽然笨拙,但我对此心满意足。有这样近乎完美的丈夫,我大概是镇上最幸福的人了。我时常这么想。

 

4

 

       他常常与船长一起出海,有时甚至许多天都杳无音信。我反抗过,那段时间他也很少出海,但一两周后就恢复了原状。那大概是他唯一的兴趣吧,剥夺他唯一的兴趣不是一个好的妻子应该做的事,是我对他的要求太多,这样思考之后也没有再限制他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,他的脸确是越来越黑了。

 

5

 

    大野家毕竟是镇上较为古老的家族,不仅是家里的各处,就连仓库上的阁楼也堆满了各种古董。我的印象中各家的阁楼都是一副布满了蜘蛛网的阴森森的样子。但大野家却不是。大野家的阁楼十分干净,东西堆放得井然有序,显然是有人刻意整理过。是谁呢?为什么要这样做?

    我只去过阁楼一次,但是里边有一个偶人却给我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象,连续几天都徘徊在我的脑袋里徘徊。那是一个男孩,不对,应该是青年的偶人。“他”穿着整齐,头发是棕色的,嘴角微微上扬,一副精英的模样。和平日里常见的穿着华丽和服,柔顺的黑发垂至腿间的偶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我不知制作者精心创造出这一个与众不同的偶人的用意,也不知大野家为什么要收藏着“他”。不想要多管闲事,说不定这个偶人是名工巧匠所作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,询问上述问题的缘由的念头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   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的瞳孔,那副美丽的眼睛如同波澜不惊的大海,似乎要把我吸引进那通往神秘世界的黑洞里。一阵困意想我袭来,我忍不住慢慢地合上我的眼睛,在完全闭眼的前一刻,我竟然看到了那偶人对着我眨了一下眼,那一副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就同我所拥有的一直以来被人夸奖的眼睛一样。那一定是幻觉吧。

6

       睁开眼,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了。床边坐着的是正在翻着钓鱼书籍的我的丈夫,大野君。正值万象更新之季节,阳光透过窗子照进卧室里。在这样的好天气里,丈夫没有去钓鱼而是陪着我,这令我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   「今天天气这么好,怎么没有去钓鱼?」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「嗯,昨晚你倒在了阁楼里,我有点担心就没和船长一起去。没事吧?」他的温柔语气令我心满意足。光是在自满,完全没有考虑到隐藏在其中的谜团。这大概也导致了我将来的后悔。

 

7

 

       一切如同往常所发生的一样,似乎是循环地进行着,但又有着一丝丝的变化。我仅仅是沉浸在丈夫对我的像是用尽了他一生所有的对人类的“爱”的感情中,没有发现,也不想发现日常的改变。

 

8

 

       又到了夏末秋初,我与他的结合已过了将近半个春秋。尽管时常缱绻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迟迟没有怀上他的孩子。怀着疑神疑鬼的心情,每次他回家我都会监视着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我发现,他在每一次的亲热之前都会喝水。那大概就是我始终没有受孕的秘密吧。

 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我像是打开的潘多拉的魔盒。他的秘密接踵而至地来到我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或许是自尊心在作祟,我并不想和他挑明我们之间的问题。因为那样只会令我们的关系破裂,让我在麻衣ちゃん她们面前抬不起头来罢了。

同时,随着知道的越来越多,我就像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一样,期待着对这个神秘丈夫的更多的了解。

 

9

 

       这天,我同往常一样早早地躺在他身边入睡。他在认真地看着关于鱼的资料,那专注的神情吸引着我,不过我并没有再多看而使他怀疑,毕竟之后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   夜深了,我隐约感觉到丈夫从床上离开。我知道他要去哪,等他稍微走远,我才悄悄地跟过去。 

       阁楼的灯果然亮着,我暗暗地窃喜,像是得到了宝物的探险者,丝毫没有注意接下来要面对的令人震惊的事实。

「翔くん,我今天钓到了很多的鱼。」

       嗯?丈夫在和谁说话,我使劲往里屋看,却始终看不出什么。然而,我却发现那绝美的人偶缓慢地站了起来,我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所幸没有发出什么响声,不过,那个偶人往这边扫了一眼,希望他没有发现我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亲密的举动,我不知道该想什么,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。我了解了刚嫁入大野家时所听到的谣言的真相,但是我却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它,毕竟这是一场非人的爱恋啊。

       虽然很惊讶,不过一会儿,那种震惊的心情就被嫉妒所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「智くん,我们来跳舞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「怎么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「总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被称为翔的偶人这么说着,把头偏了过来,我们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配合默契的舞姿,我的嫉妒心越来越强,因为我的丈夫从来拒绝同我做这类事,连一起参加舞会都不曾有过。

为了防止怒气冲昏头脑,我逃离了阁楼。

 

10

 

接连几天,我都发现我的丈夫在深夜去与偶人幽会。我决定采取一些行动。

 

11

 

       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。制定了严密的计划,特地选在这样干燥的一天。趁丈夫不在家,我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,等待着计划的实行。

       晚上,丈夫果然又去阁楼与偶人相会。不知为何,我在这种时刻竟然不觉得紧张。偷偷地尾随着他,趁他们在亲热时在阁楼外倒上了一圈的汽油,点上火。我没有立刻逃离,站在门口喘了口气,想要看到丈夫像我忏悔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发现着火了的他,并没有慌乱,而是看了一眼在火的阻隔下的我的黑影,抱紧了怀里的偶人,说着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「今夜月色真美,我死而无憾。」

  

12

 

       事后,我并没有被怀疑,更没有被判刑。大家都认为这是由于天气干燥而引发的意外,并且十分同情我这么年轻就成为了遗孀。而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值得同情的,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了解这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进行了这场“完美犯罪”之后的罪恶感,是其他人无法体会到的。尽管那时还年轻,也任旧有人想要娶我,我却一一回绝。拆散了一对真心相爱的人的我,大概是无法再获得真爱了吧。每天忏悔着,并为他们祈祷着,希望他们能在下一个轮回中幸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于写完了,拖了大半年

算是提前的天神祭贺文?

不过这么潦草的结尾,只能之后再进行修改了

感谢大家怀着耐心看完了我这么幼稚我文笔所构成的文字。

想写很长的后记,但是估计没什么人会看吧ww

那么、下次再见。

评论(2)
热度(25)

© 戏作三昧 | Powered by LOFTER